邯郸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黄金 > 正文内容

恣意人生最新章节_ 第114章 开始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邯郸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马厩中,仇刚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,马上就要比赛了,他这边最后检查了一下刨皮刀的身体状态,还像模橡样的摸了一遍马关节,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开始给马缠绷带,拿着蓝色绷带卷儿一圈一圈仔细的严格按着要求来操作。β领β域β文学wβwwβ.liβnβgyu.orβgβ

    花了差不多十分钟,仇刚这才把刨皮刀的绑腿缠完并且又仔细的做了一次检查,刚站起来就看到已经是骑师的顾长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顾长河已经换上了代表马房的蓝底黄星条衫,脚上蹬着闪亮的黑色皮靴,白色紧身裤,左手执着马鞭,脑袋上同样戴着马厩标识的帽子,护目镜现在正套在帽子上。

    一身新装的顾长河今天看起来比平时要精神了一倍,完全没有了平常的土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顾长河走到了仇刚的身边问了一句之后,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刨皮刀的脖子,感受着刨皮刀光滑如丝一般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了,老板和你说过战术了?”仇刚转身,走到了马鞍架旁边拿起了鞍具开始备起了鞍来,一边备鞍一边和顾长河聊着天。只不过现在的鞍具只是放在了马背上,什么肚带之类的并没有扣上。

    对顾长河,仇刚现在是满心的羡慕,还没有到一年的时间,马房居然就派顾长河下场比赛了,现在整个培训班里所有的学生加一起,顾长河也是头一份的,而且还是骑一匹可以在CⅠ级别夺冠实力的马,要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不提什么荣誉之类的,提钱吧,奖金中的百分之五那就是多少来着,差不多十几万,一分多钟的时间十几万?现在哪个从训练班中的出来不想啊!所有人只要遇到,现在前段日子的第一句话就是:老顾出战金冠赛了?

    但是仇刚知道撇开两人的职业差异不说,顾长河也要比自己努力好几倍,正是这种努力还有沉稳多思的性格,让顾长河赢得了老板高仁的信任。这才说动了大BOSS,获得了这次出场的机会。

    仇刚知道自己想要训马,最少最少还要七八年的时间,就练马师来说。很少有马主会把自己的马交给一个三十不到的练马师,对于练马师来说年龄几乎就和机会名声成正比。而在仇刚看来,骑师这个行当真的是太苦了,幸好自己没干这一行,整天吃都不能吃的。这日子过的忒惨了一点儿。

    “说过了!”顾长河轻轻的抱着刨皮刀的大脑袋,把自己的额头贴在刨皮刀的额头,然后安安静静的就这么贴了有三十秒钟,这才放了开来,用手轻抚着刨皮刀的侧颊。哈尔滨市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

    第一次参加CⅠ大赛,顾长河心中自然是紧张的,不过顾长河知道自己不能过于表现出来,这对于骑师来讲是个很减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长河也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,如果表现在不如人意的话,那么自己下一次参加CⅠ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。当别人看到了获胜后奖金的时候,顾长河强制让自己不去想那十几万,而是把自己的思想专注于比赛。

    为了调整好今天的状态,昨天晚上八点钟顾长河就强迫自己躺到了床上,虽说直到十二点才睡去,不过今天顾长河觉得就目前来看效果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好跑!大家老给你加油呢”仇刚备好了鞍,听到了不远的地方工作人员传了准备的声音,说了一句之后就开始给刨皮刀安好耳塞。

    做好了这一切之后,仇刚拍了拍手:“走吧!”。

    两人这么一左一右牵着马,来到了工作人员最终的检查点。检查完了证作之后,顾长河就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之下站到了自动称重秤上。

    “四十五公斤!”工作人员立刻报出了顾长河的体重顺带着给顾长河坚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旁边的工作人员听到了四十五公斤,熟练的记下了重量,等着顾长河下了秤之后。仇刚和工作人员又把马具放了上去,得出了总重量之后,工作人员就从身后的配重柜之内拿出了配重用的铅块,放到了马垫上的口袋中。

    牯山马会实行的是平磅赛,说的直白一点儿就是所有的马在比赛中都是背负一样重量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牝马和牡马同场比赛的话,牝马的负重会稍轻一点儿。意思就是一场比赛中所有公马背一样的重量,备有的母马也背一样,但是相对于公马来说轻一些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九十斤!你的体重保持的很棒!”工作人员望着顾长河夸奖了一声,这后对着老实的站在两人身后的刨皮刀做了个握拳的手势:“加油!”。

    对于刨皮刀这匹马,经常来看比赛的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,因为几乎每一次出场解说方志都在拿它出来调侃两句,好的坏的反正虽说以前比赛的成绩不怎么样,但是方志这边扯来扯去的,到是让刨皮刀的名声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长河对着工作人员笑了笑,然后就帮着仇刚一起放汗垫备鞍,打理好了这一切就牵着马进入了亮相圈前面的活动场地。

    一进去之后,仇刚就示意顾长河上马,顾长河这边点了点头,双手抓住了马鞍的两头,把自己的左腿弯癫痫病楞神可以治愈吗曲成了九十度。

    仇刚伸手用力一托,顾长河就借立翻到了马背上,稳稳的蹲坐在了马背。

    仇刚牵着马开始在活动场地慢慢的绕了绕,等着进入亮相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在赛马场,整套的一级赛模式已经展开了,国旗,白马一如牯山杯开始的高格调跑完之后,所有的参赛马匹才能进入亮相圈。

    两人这边正在等着进入亮相圈呢,高仁这货又跑了进来,拉住了刨皮刀的侧缰对于顾长河又是耳提面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注意四号,如果起跑的时候你在他的内侧的话就跑斜,尽量的跑出空档来,先一步占领领跑的位置,到了领跑的时候就要注意观察四周的情况,速度快了要控制一下,但是一定在把步速带起来,保证前期尽可能的消耗它们的体力……”

    高仁一边用英语突突的把前面的话至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顾长河老实的听着,并没有因为老头已经对着自己说了四五遍而有任何的不耐烦。而是听的非常的专心。

    一边听着一边还在脑海里演示着状况,下意识的身体做起了动作要领,这种几乎就是条作反射了,这么快速度奔跑的马。稍一犹豫那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,就算是不关于生命,也关于自己的前途,实在是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“都记住了么?”高仁说完之后问道。

    顾长河使劲的点了点头:“嗯!”然后还把整个话的中心大意转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对于顾长河的态度,高仁真是说不出的满意。在高仁看来顾长河这小伙子有脑子,而且还有很强的自律性,更为难得的是这孩子一直以来都会自己找知识学,有这样的天份加上强烈的求知欲,高仁觉得顾长河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而高仁也愿意给这样的一个椅手机会,虽说这次的机会有点儿大!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听到了工作人员通知准备入场,高仁就轻轻的在刨皮刀的肥大的屁屁上轻轻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仇刚则是牵着侧缰,走到了入口排起了队来,站到了自己该让的位置。就有工作人员上来,把侧缰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刨皮刀现在很安静,没有过于兴奋也没有懒洋洋的,就这么静静的站立着昂着马头,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个雕像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牵刨皮刀这样的马,一点儿不闹!”深圳市福田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引导入场的工作人员看着前面,两个人抓侧缰都快抓不住的六号马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工作人员的话,顾长河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一下刨皮刀的脖子。不得不说刨皮刀是匹特安静的马,似乎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干什么,没有别的公马那种火爆脾气。稍不如意就是踢马栏长嘶不己,刨皮刀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安静的像个姑娘,吃草喝水然后保质保量的完成自己的训练,就像是学校里的三好生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赛场上。刨皮刀就像是突然变了个样子,求胜心是非常的强烈的,就是在以前每次都输的时候,比赛完也能看到刨皮刀不住的打着响鼻,用自己的马蹄刨着赛道,似乎表达自己的懊恼。

    “进场了!”工作人员轻轻的在刨皮刀的耳边说了一句。完全不顾现在刨皮也已经加了耳塞,说完牵着刨皮刀就往亮相圈走。

    “刨皮刀!”

    当一踏进亮相圈的时候,顾长河就听到了围在亮相圈的马迷叫着刨皮刀的名字,于是抬起手来,有点儿略显僵硬的挥着自己的手和马迷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初次享受到这种待遇,让顾长河有点儿稍显得不适应,知道和你感受到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慨念,原本顾长河就是个内向的人,迎着这么多人的目光还要对人挥手回应,这让顾长河不由的更加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绕着亮想圈转了一圈儿,就准备入场了。

    入场要走地下通道,长度大约三十米的通道是用来连接马场和马厩的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牵着刨皮刀的缰绳看到前面的马快出了过道,这才引着刨皮刀往里走。

    顾长河不是第一次骑着马穿过这条过道,不过这一次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以往,这一次进了过道之后似乎觉得比以前更阴冷一些,顾长河晃忽之间觉得前面光亮的出口也比平常小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出口越来越大,而场外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的传入了顾长河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方志的声音在整个赛场上扬起:“现在将要入场的是———刨——皮——刀!”。随着方志的话音落下,整个赛马场顿时起了一阵欢呼声。

    正的此刻,顾长河和刨皮刀同时走出了通道,站在了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伴随着全场的欢呼声,顾长河觉得自己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,噗通!噗通!噗通!快跳出了心口。

    “除了一个人,所有的人包括我都看走了河南治疗癫痫比较专业的医院有哪些眼,现在每次看到它在赛道上,我都觉得自己以前的眼是不瞎了,从一匹连排位赛都能跑未流的老马,到现在整个速度排名第三名,刨皮刀的进步可以说飞速……”方志这边已经改变了对刨皮句的调笑,每次出场的时候都要自嘲一下。

    在方志扯的时间,刨皮刀迈入了赛道。

    一进入了赛道工作人员就放开了手说了一句:“去吧!”。示意顾长河可以热身了。

    顾长河收回了心神,对着工作人员点了点头,轻轻的一带缰绳就开始了热身。

    “喂!小子,你要小心了,我会给你颜色看的”

    正的这个时候,顾长河听到了声怪异的中文,一转头发现了正骑着三号马的马克,现在是牯山马会技术最好的骑师,也是最早的一批进入中国混饭吃的美国骑师,现在是牯山马会排名NO1。

    马克现在很不爽顾长河这个新手,因为原本马克原来自己想骑刨皮刀,但是突然杀出了个顾长河抢了位置,这可不关乎荣誉,也关乎着钱包,马克自然就有点儿不爽了。

    当然马克的不爽也没人在意!高仁不会在意,顾长河也就不会在意,至于卢显城?连马克是谁估计都不太知道,在意就更是无从说起了。再说了马克是马会的签约骑师,卢显城是老板不假,但是顾长河是普格林顿马厩的骑师,谁远谁近那还不是一目了然嘛。

    至于谁骑刨皮刀,当高仁提出顾长河的时候卢显城没有过多的坚持,老卢心中就想着这是金冠马,傻子骑也能干出点儿成绩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国内跑金冠马,老卢这边想着用来锻炼新人也不错,反正国内跑金冠已经太亏了!

    顾长河没有心情回应马克挑衅,转过了脸去继续自己的热身。

    小跑了一段距离,顾长河这边到了自己的闸位门口准备入闸。

    入闸很顺利,小小的空间并没有让刨皮刀有任何的犹豫,当缰绳传来骑师命令的时候,刨皮刀就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去,几乎工作人员都没有帮忙,只要等着刨皮刀进来关上门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进入了闸位,顾长河微转了一下脑袋,打量了一下现在入闸的骑师,然后把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,专注的放到了自己的前方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领域文学手机地址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omx.com  邯郸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