邯郸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电玩 > 正文内容

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2569章 假装背叛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邯郸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换做以前,薛琪可能真的就冲上去了。怪就怪他们太轻敌,没想到眼前这老头子居然这么厉害。原以为两人只要制造出鸳鸯幻镜就能逃命,可惜,还是中了这人的计策。

    现如今,薛琪只能为了自己的老公暂时忍着了。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收在手里的狗有几条是真的听话的?

    薛琪恭敬地看着李东强,连头都微微低下,“薛琪性子烈不烈,关键是看对象是谁,如今您已经成了我的主人,我当然不能对您使小性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东强摸着薛琪的头微微一笑,笑里带着一股不知名的情愫,“好,虽然我知道你不是真心诚意的,但是听着还是很爽。”

    要驯服薛琪这样的野马其实很简单,软的不行,那只能用硬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被你制服了,你给的药也吃了,现在能把我老公送进医院了吧。”薛琪抬起头毫不惧怕,浑然没了刚才的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再低声下气了?不过这倒是你的风格,我就喜欢你用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着我,想干我却干不掉我的样子。”李东强再一次居高临下地看着薛琪,享受着蹂躏别人的快感。

    薛琪是不安分的,就算如今的处境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“你回家吧,吃了我的药,你就得受我的控制。之后随叫随到就好,而且,被我下药的事情最好你知我知,下场是什么你应该知道的。从现在开始,你就跟平常没两样,你老公那儿,我自然会去解释。你把他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薛琪把楼听雨带走,心里想着自己连那个人的真实姓名都没查到。昨天医院里登记的名字肯定是假的,这种老狐狸,怎么可能轻易泄露自己的名字呢。当务之急是把楼听雨先送到医院再说。

  &nb湖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sp; 不知道楼听雨醒来之后会不会问自己后来发生了什么,“哎,现在不是想这种问题的时候。老公啊老公,我们夫妻俩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。”

    将楼听雨送到了医院,那一刹那薛琪才想起来这伤医院治不了。如今她能联系的人只有一个了——毛一华。

    薛琪给毛一华打过电话之后才得知毛一华并不在燕京,而是在上海。眼看着自己老公要没命,毛一华就给了薛琪段飞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“段飞……”薛琪的声音变小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了吗?原本我还管理着龙组的情报库,现在我也已经交给他了。最近他好像在查个什么杀人组织的案子,也不知道有没有空接待你呢。不过看在我的面子上,我这个弟弟应该还是会卖我个面子的。”毛一华觉得薛琪的语气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薛琪应了一声,没等毛一华问清楚就挂断了电话。警惕的毛一华只好打了个电话给段飞,说自己有两个老朋友可能要他照顾一下。

    段飞自然是同意的,只是不知道他这两个老朋友会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就是了。

    薛琪本能地觉得自己最近好像就牵扯进这件事里的,她现在的“主人”会不会就是段飞正在查的这个人呢?薛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就是想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,特奇怪。

    “听着我那个老朋友的口气,我想他们可能不会主动找你。他们好像挺紧急的,我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你,你先联系吧。”毛一华最后还是给段飞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段飞等了一段时间,发现毛一华口中的两个人真的并没有给他打电话,于是段飞就耐着性子给薛琪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请问是薛琪吗?我是毛一华的兄弟段飞,是他让我来联系你们的。”结果没等段飞说完薛琪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癫痫发病原因很多如何对症治疗  薛琪还没准备好,怎么毛一华就这么热心,居然还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段飞。这要怎么说,居然段飞这人极其敏感,能分分钟察觉到你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结果薛琪还是给段飞回了电话,因为她怕她刚才的冒失举动会引起段飞的“好奇心”。

    “我是薛琪,我现在在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,我这里有个病人,不好治,你能,你能帮帮我吗?”薛琪的语气里充满着紧张和担心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没多久,段飞就到达了医院门口。在角落里看到薛琪抱着楼听雨,段飞一看伤势,直接将二人带到了上海的唐苦那里。

    “唐老爷子,这次又要麻烦您了。”段飞将楼听雨放在了唐苦的诊疗室里。

    在唐苦给楼听雨治疗的这段时间,段飞稍微把他们俩人的身份给问清楚了。原来他们曾经也是龙组的人,而且跟毛一华还是患难兄弟。在当初毛一华为了女人离开龙组的时候,他们也跟着毛一华一起离开了龙组,现在他们夫妻俩都在医院工作。

    唐苦好不容易把楼听雨从鬼门关里拉了出来,最后出来看了一眼薛琪,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唐苦把薛琪拉到诊疗室检查,一检查,自己的观察果然是正确的,这个人中毒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中毒。”唐苦先是凑到薛琪耳旁问了几句,“而且为什么你爱人的伤这么严重,伤及内脏,背后那个黑掌印太深了。”

    薛琪没想到唐苦这么厉害,果然段飞身边的人都是些能人异士。薛琪暂时默不作声,唐苦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段飞。段飞若有所思了一会儿,正在这时,薛琪走到了段飞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能这么快把我们俩送到这里,那想必也能很快把我们送回去吧。现在就请你把我们送回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吧,这里留不得。”薛琪很紧急。
连云港到哪看羊羔疯
    伤是治好了,但是也不能在这里留太久。因为她知道李东强一定会找人看着他们,临走前李东强可是说他还要去跟楼听雨解释呢。

    段飞问唐苦楼听雨能不能离开这儿了,唐苦自然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呆在医院伤能恢复。”禁不住薛琪的要求,段飞就把他们俩送回了医院。

   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的时候小心些,我担心这里有眼线。”段飞离开前薛琪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段飞问过薛琪到底怎么回事,可是这个薛琪一句话都不说,害得段飞也不好意思问下去。既然是毛一华的患难兄弟,他们也难也相当于自己有难,不可能见死不救吧。

    “薛琪,如果你们有困难,我可以……”段飞话还没说完,薛琪直接一句“没有”,这深深的挫败感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回答这么快明显就是有问题,段飞得去问问毛一华薛琪和楼听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再开始分析他们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既然薛琪都这么说了,那自己是没必要留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有什么困难再说吧。”段飞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段飞才不会走呢,薛琪表面上什么都没说,但是之前的话里早就透露给段飞一些线索了。她之前说段飞的速度快,又说唐苦那里留不得,现在又说这里有眼线,那就意味着把他们夫妻俩害成这样的人一定在时时刻刻盯着他们,并且还有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段飞索性就来个守株待兔看看到底是谁在害他们好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果然有人来了。

 &nbs请问羊癫疯这种病应该要怎么治疗?p;  大白天直接隐身出现的,除了李东强,还有谁?

    “卧槽居然是李东强,这人什么时候盯上连个不相关的人了。”段飞内心悱恻。

    不对,薛琪和楼听雨才不是什么不相关的人,他们两个以前是龙组的人啊。而且李东强现在又要对付龙组,啊,段飞明白了,原来李东强是想拿这两个人当突破口啊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两个人是被连累了,其实一开始他们真的是无关的。哎,这个李东强。因为连古伯都背叛了,所以他就变成这样了吗?

    但是,李东强是怎么查到这两个人头上来的。一个低调的小医生,一个低调的小护士,而是看上去是那么普通,任谁都不会把注意力放到这两个人身上的吧。

    呵,大概是无所不用其极了。段飞已经对李东强这种做法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李东强把楼听雨唤醒,告诉他现在的状况,告诉他薛琪已经叫他为主人了,现在就差楼听雨叫他主人了。

    楼听雨一脸的不敢相信,但看到自己现在在医院,不用想,李东强肯定是利用他胁迫自己老婆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后不用叫我主人,我姓马,叫我马先生就可以了。”李东强嘴角微翘,“楼听雨,不管怎么说,你老婆已经听命于我了。俗话说,妇唱夫随,除了跟她一起成为我的人,你还有别的选择吗?她已经为你牺牲这么多了,难道你不懂你爱人的心吗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就算是离开了龙组,就算是他被眼前这个马先生打伤,都不能成为自己老婆背叛龙组的理由啊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……”楼听雨摇了摇头,“何必呢?其实根本没有必要不是吗?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omx.com  邯郸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